首页 > 行业新闻 > 正文

北青网:十八载 北大保安求学记
2013-06-21 09:00:26   来源:山东振邦保安服务有限责任公司   评论:0 点击:

        从1994年起,18年间,用人生将近二分之一的时光,供职北大保安队的张国强拿下了5个学历证书;原本只有初中学历的他,凭借自学自考,拿到了本科学位,通过了国家司法考试,取得了律师执业资格。北大未名湖的湖光塔影,见证了张国强的求学梦。

       “每天不低于4小时”的学习时间,让张国强终于圆了自己的求学梦;知识拓展视野、撬动命运的神奇力量,让原本寡言自卑的他“破茧成蝶”,由一名普通保安连升六级,成为北大保安大队的副大队长。如今的他,还有着律师梦。

      回头再看当年自学自考的艰辛,年近不惑的张国强觉得云淡风轻。只是透过那“头发快掉光”的容颜,我们深切感受到那梦想的力量。

        北大保安大队副大队长张国强,被人称为北大保安队里“学历证书最多的保安”。

      1994年,只有初中学历的他,从河南汝阳的小山村来到北京,成为一名保安。从那时到今天将近20年,他的履历恰如一个坐标,有两个轴:一个轴是时间维度上的一连串证书,从2001年4月取得的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北大法律专业专科证书、2004年12月取得的中央党校函授经济管理本科证书、2005年3月取得的成人高等教育专升本清华大学法学专业本科证书,到2008年2月取得的国家司法考试合格证书,2011年3月取得的企业法律顾问职业资格证书;另一个轴是职业上的不断进阶,保安员,班长,副分队长,分队长,中队长,副大队长。

       他说,对他而言学历证书并不重要,仅在海淀区,周边这些知名大学每年就要产生那么多的研究生、博士生,相比而言,他的这些文凭实在算不了什么。其实是学习的过程很重要,“重要的就是在学习的时候你的思想改变了多少,视野开阔了多少,人就会变得跟从前不一样。”如果不是这些年持续不断学习,张国强也不会有越做越大的梦想。

        有人说,如果仍相信“知识改变命运”,现实却早已经不是那么回事儿了。若简单化理解为“文凭改变命运”,在今天似乎真是越来越不灵。但是,从知识中汲取力量,仍然可以撬动命运。

 

  应征保安成功,张国强从小山村走进北大校园

 

  “我最怕摄影记者,瞧我这头发快掉光了,我别产生一种误导。”坐在北京大学四十四楼保安大队值班室里,张国强抚了抚发际已经退到头顶的光亮脑门,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,“好多人问我:头发都学掉了?我说这么说可不对啊,你看北大那么多大教授,人家的头发都好好的。我掉头发有各方面的原因,可不要因为这个害怕学习。”

  话说得戏谑,脸上表情却轻松,透着自信。但是当年刚刚踏进北大做保安那些年,他却是一个被自卑紧紧裹成一个茧的山里青年。那时他口音很重,就不敢和别人多说话。因为见人不说话,以至于在勺园做了几年的保安员后,好多人还都不认识他。

  我是1974年生人,在我们老家河南汝阳那个小山村,到六七岁上小学的时候,每天就要走半小时的路,翻过一个小山包才到学校。初中就更远了,要到乡里去上;若上高中,则要考到县里,全县一共有三所高中。在家里,我上有姐姐下有妹妹,作为唯一的男丁,在山村生活中,也肩负着全家“有出息”的期望。

  不是我自夸,村里人都说我从小就爱干活、爱干净。我放了学就到地里干活,还在家门口种了很多花。当然我更爱看书爱学习,因为“考出去”是当年离开山里的唯一出路,考上大学是我小时候的最大梦想。在小学、初中,我的学习成绩算是不错,但是中考时仍没有考取高中实在是不算容易,我们初中全年级200多人,能考上高中的也就数得过来的十几二十个人。

  读书考学的路径走不通了,那会儿我还没满16岁,就开始四下打工,建筑工地,水泥厂,在洛河河滩上挖沙,都干过。但究竟怎么干的,我从来不跟父母细说,怕他们听我受了那么多苦会难受。这么说吧,在水泥厂一天干下来,浑身上下除了眼睛和鼻孔全部蒙着一层灰;在河滩挖沙,挖下去若是一堆石头或者沙石相间,算是白费了力气,若是挖到了沙,装一汽车可以挣到两三块钱。

  1994年,那时候招保安对于身高外貌等条件还定得很高,张国强是凭1.75米的个头被文安公司招上。来到北京,在这之前他连洛阳都没去过。到了北京,先到昌平的训练基地集训一个月再上岗。那个培训比军训还严格,半夜紧急集合迟到了,就罚沿操场跑十圈二十圈。张国强这一批同来的28个人,没几天就走了七八个人,一年之后,还能坚持把保安干下来的就剩下七八个人了。

 

  第一门自考得了60分,这给张国强带来莫大(博客,微博)的鼓励

 

  文安公司是专为高校和医院提供保安服务的公司,张国强很幸运,集训之后一分配就被公司分到北京大学。北大管理特别严,工作任务也重,当时好多人愿意去个轻松点儿的地方,张国强倒觉得严格的地方对自己还是有好处的。虽然后来都说北大浓厚的学术氛围感染了他,但张国强开始动心求学,却也是在两年之后了。

  是在哪一天产生的想法、因为什么事触发的,我自己也说不清了,但是记得我最初的打算是,干几年保安之后学门手艺或者做个小买卖。我买过一些电器维修的书,想学着干家电维修;也去了大钟寺的蔬菜市场了解情况,看将来能不能卖菜;还跑去农业大学找相关的书,考虑以后回家搞搞种植、养殖。但是,随着对北大的熟悉,跟老师、学生接触也多了,“没有文化是不行的”这个感受越来越强烈。而且我也受到同事的感染,1995年那会儿在西侧门值岗的保安张君成正在自学,准备参加成人高考,从文安公司到北大保卫部,直到保安队内,都支持鼓励他学习。有时北大的老师也会跟保安们说:小伙子,你们闲得没事的时候应该看看书,学学习。

  我就想,都说该学习,成人高考要有高中文凭才能参加,可我初中毕业,能学什么呢?那时候资讯还没有现在这么发达,我就整天翻报纸找信息。后来翻到一个线索,就跑到现在中关村家乐福广场那儿找老师咨询。我得知初中毕业也可以参加高等教育自学考试,就报了北师大的函授自考辅导班,拿到很多书和复习资料,准备参加自考。虽然上学时我的数理化学得更好些,但是没学高中数学就啃高等数学实在太困难了。为了躲开高数,而且也是觉得文科对开阔人的思路有益,又考虑到跟本职工作的相关性,我就报了北大自考的法律专业。

  但是,毕竟心里一点儿底都没有,加上那时深深的自卑感,自考这件事我跟谁都没说。第一门考法理学,我就在内心给自己一个设定:如果这科考过了,那么就接着往下学、往下考,如果考不过,就放弃,只当没有这回事,反正谁也不知道。我偷偷去考了第一门,60分。这老师真照顾我啊,一分也没多给我,就正好是60分。这个分数对我来说,并不是侥幸通过的窃喜,而是莫大的鼓励:看来我还可以啊。

 

  每天不少于4小时的学习,让张国强与以往自卑的自己判若两人

 

  由此之后,在三年的时间里,张国强一门一门考完了全部14门课程,拿到了大专的自考证书。与此同步,他的工作职责也在变化着,起初是勺园18个人的班长,需要带班,白天值班,夜间查岗,还要带着出操、搞训练。后来又当了副分队长、分队长,工作要求更高了,事儿更琐碎了,但好处是时间更自由也更灵活一点。

  我就想方设法挤时间学习。那时在我的桌上压着一个自己写的小纸条:每天不低于4小时。这是我给自己设的底线,每天的学习时间累积起来要够4个小时。一般我早上起来到未名湖边看书,出操后吃过早饭到8点上班之间那一小段、中午别人午休时,都是学习的时间。夏天,晚上查岗之后,我愿意在勺园的路灯下看书,因为比屋里凉快。“今日事今日毕”也是我对自己的要求。1998年正逢北大百年校庆,请来很多政要嘉宾,保安的工作非常忙,即使在那会儿,“4小时学习”依然坚持了下来。那几年我脑子里除了工作和学习,其他都清空了,什么都不想,人也瘦到了110斤。

  自考要借中小学教室做考场,香格里拉酒店附近、皂君庙、钢院附中、太平路中学、农大附小,这些地方我都去考过。记得最清楚的一次考试是在10月份,两个考场距离还很远,下着大雨,我骑着车从第一个考场赶到第二个考场,满身全淋湿了,等着进考场的时候感觉很冷。监考老师看着雨中候考的我们,又怜又气地说:哼,你们啊,上学的时候不好好学,现在知道学了吧?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。

  那几年,有时候一次考过了两门,下次就想三门一块儿过。最多的一次我报了4门,太贪心了,反而只过了一门。对我来说最难的一门是大学语文,因为文言文基础比较弱,第一次没考过,闭着眼睛躺在床上,虽然没掉眼泪,但我有点儿发晕的感觉,努力了这么久,就因为这一门又得推后一年再考,才能毕业。为了减少投入,我一直都是看书自学,有时甚至是买些旧书或者找一些书,唯独大学语文这一门,还是报一个辅导班多跟老师请教吧。等到转年再考,考试时间却正赶上我的大儿子出生。犹豫之后,我还是告诉家里,我得考完试再回去。

  1998年、1999年、2000年这三年里,自考的成绩单我自己收了一摞,有失败有成功,但是没有半途而废,全部考下来,我觉得还是挺顺利、挺有成就感的。尤其是过后再看,当年的一切艰辛都云淡风轻了,就好像你登上大山之后,回头再看来路,一切艰难都是小事。

  我总是说文凭不重要,学习的过程才重要,并不是“得了便宜卖乖”的漂亮话,而是我的切身感受。读书学习之后,不仅思路开阔了,电脑也会用了,写作能力也提高了,写个报告,写个文件,做个方案,都变得很轻松顺手,对我的本职工作有很直接的好处。人也变得越来越自信,敢于表现自己了,工作和人际关系也变得越来越好,发展空间越来越大。

  2000年,张国强当了中队长。到2006年竞聘副大队长的时候,在17个报名竞聘的人中,他的综合成绩排名第一,不管是答题考试还是演讲,或者几台摄像机对着你的面试,他都从容应对,发挥良好。这和几年前那个见人不敢说话的自卑山村青年比,简直是完全改换了性格。

  用两年半的时间拿到了专升本的文凭,张国强埋在心底的“律师梦”又悄然浮上心头.

  拿下自考的律考之后,张国强开始有更高远的梦想了。其实在那几年的学习中,张国强的观念早已变化,已经不满足于曾经的做个小生意的梦想了,他想通过国家司法考试,将来做个律师。但是,参加司法考试需要具备国家承认的法律专业本科学历,专升本是他需要翻过的又一道坎儿。

  其实这时候,我仍有害怕失败了遭人耻笑的心理。为了保险,一气儿报了三个学校,一个是中央党校的经济管理,一个是清华大学的法学专业,还报了一个理工大学。结果,党校的录取通知书来得最快,刚把学费缴了,清华的通知书也到了,我说那就两个一块儿上吧。这时候,我已经习惯了自己见缝插针、讲求效率、工作学习两不耽误的学习方式,反倒觉得那种一天从早到晚扎在图书馆里的学习方式是死读书,能记得住吗?反正不适合我。那时候在北大校园,已经有好多人认识我了,以至于看见我拿着书,熟人打招呼的话都变成了“又看书呐?”或者是“现在学什么呢?”

  清华的课程是网络教学和面授结合,可以向老师请教,而且我选这个班的另一个原因是,看重同学都是现职的律所、法院、检察院的工作人员,可以有机会和他们多交流。当然,在北大校园里,老师同学也都是随时可以求教的先生。

  就像当初自考一样,有些人中途撤退了,但张国强坚持了下来,用两年半的时间读完,拿到了专升本的文凭。这时,埋在心底的“律师梦”悄然浮上心头。

  国家司法考试被称为“天下第一考”,所有的人都是站在同一个平台上,题量巨大,历年通过率大约在10%到22%之间,最高的一年大约25%。这时我好胜心起,觉得能够跟高手同场竞技,那种感觉特别的好。心态已经不是原来的“试试看”,而是我必须要拿下它。

  司法考试的确不容易,需要复习准备的书和资料摞起来没有一米也超过了半米,所有内容都要熟悉,也没有任何捷径,什么画画重点缩小范围之类的办法都不灵。考试更像是极限运动:四份卷子考两天,上下午各两个半小时,最后一门三个小时。张国强也是考了三次才通过,拿到律师证的。律考他依然是靠自学,除了相信自己,更重要的原因是他必须要算一笔经济账,考虑到上有老下有小的家庭负担,既要学习,又要控制投入。

  一直以来,虽然学习花了我不少钱,但是我生活比较节俭,加上学校里吃饭比较便宜,就住在保安队的宿舍,没有上下班的交通费,也省了“住”和“行”的开销。所以,就是在起初挣200多的那几年,我每年也能往家里寄钱。

  前年,我又考下了企业法律顾问执业资格证书,这个是考虑将来我年龄大了,保安工作不再适合自己,需要转行时可以多一种选择。我的老乡有几个博士,我也曾考虑是不是应该再读个研究生,去打听了一下,在职研究生读下来需要5万。太贵了,有这笔钱不如花在孩子身上。我自己可以多看些书,多学知识,倒不一定非再考什么文凭,其实就是努力学习的这个过程,你会感到特别充实,还对自己的工作有好处。

 

  张国强深知保安这个职业不可能干一辈子,干好工作的同时储备知识是双赢

 

  虽然张国强在外工作多年,但因为他好学成名,媒体多有报道,在他的家乡也是名人了。2009年他被评为“豫籍优秀外出务工创业人员”,特别是近些年,乡亲们有时还能从电视里看到采访他,就都来夸他的父母有福气。张国强倒没因此“发晕”。

  我知道,我的这些文凭根本算不上多特别,唯一的特点就是,一个初中生从山里独自闯到北京,就这么愣是靠学习进取闯了下来。虽然其间经历过多少痛苦,忍受了多少困难,究竟怎么靠毅力和恒心坚持走过来的,只有我自己知道。

  另外我比较骄傲的一点就是,没因为学习把本行丢了,工作干得反而越来越好,从2000年以来年年立功受奖,北大的、文安公司的、北京市公安局系统的奖,都得过。获奖证书摞起来比文凭证书还要更高些。

  “北大保安上大学”,是这两年一再被关注的新闻话题,有说17年300多人上大学的,也有说20年500多人上大学的。其实如果从1994年算起,应该是累计起来大约400人,这个数字比较准确。

  他们上的除了自考、成人高考,也包括了电大、网校以及市总工会办的职工大学,专门针对外地务工人员,免费。但是,学完之后的大部分人都走了,有的在中关村做买卖,有的去做销售,或者进入房地产公司。也有人留在了北大工作,校办、基金会的工作人员里,都有曾经的北大保安。

  老有人问我,对于保安们先学习学习,然后就跳槽这种现象怎么看?我的观点和当初支持我学习的老班长,还有我们保安队、学校领导和公司领导们的看法完全一致:保安这个职业不可能是每个人都干一辈子的职业,也不可能人人都当队长。这个职业本身的上升空间有限,那么在三到五年的时间里,安心稳定地干好保安工作,同时储备知识,对自己对工作是双赢。

  保安们通过学习给自己的梦想开拓新的空间,而对保安队来说,能安心地好好工作三四年,就已经达到了稳定队伍的目的。而通过学习,未来能发展得更好,对后来者也是一种激励:在这儿干好了会有更好的上升空间,这会吸引更多的人加入我们的团队。

 

  18年求学大事记

 

  初中毕业、没有考取高中的张国强四处打工,在建筑工地、水泥厂当小工,在洛河河滩上挖沙。

 

  1994年,张国强凭借1.75米的个头应征保安成功,从河南汝阳的小山村来到北京,被分配到北京大学做保安员。

 

  1995年,在北大西侧门值岗的保安张君成自学参加成人高考,从保安公司到北大保卫部都大力支持,张国强由此受到触动和启发。经咨询,得知初中毕业也可以参加高等教育自学考试,张国强报了北师大的函授自考辅导班。

 

  2001年4月,取得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北大法律专业专科证书。

 

  2004年12月,取得中央党校函授经济管理本科证书。

 

  2005年3月,取得成人高等教育专升本清华大学法学专业本科证书。

 

  2008年2月,取得国家司法考试合格证书。

 

  2011年3月,取得企业法律顾问职业资格证书。

 

  编后

 

  每一个人实现梦想的经历都是动人的,无论这个梦是大是小。在你心中、在你周围,一定有勇于逐梦、筑梦、圆梦之人。你想了解谁的梦想,你已知道谁实现梦想的历程?请与我们联系,把你想要了解和推荐的人告诉我们。

 

 

(消息来源:北青网-北京青年报)

 

相关热词搜索:北青网 十八 北大

上一篇:扬州:全国首个“保安本科班”扬大开招
下一篇:上海:高学历保安月入2万元

分享到: 收藏
评论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