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行业新闻 > 正文

小保安小故事(图)
2012-09-21 15:06:05   来源:山东振邦保安服务有限责任公司   评论:0 点击:

2011年4月11日,西安一大学门前,两名女保安在执行车辆进出管理工作 本报资料图片记者叶原摄
  西安一大学门前,两名女保安在执行车辆进出管理工作 本报资料图片记者叶原摄
不当班的时间,保安老韩就喜欢窝在地下室宿舍里看书 本报记者李勇刚摄
不当班的时间,保安老韩就喜欢窝在地下室宿舍里看书 本报记者李勇刚摄


  他们,是遍布城市各个角落的保安,大多来自外地,是城市里的低收入群体;

  他们,和我们同处一个小区,却生活在边缘;他们,渴求着你我的微笑,渴求着社会的尊重……

  尴尬

  同学聚餐:保安、陈处长、王总

  聚餐结束后,保安谎称家里有事不去看戏了,其实他是要上班

  1月29日,农历正月初七。阴冷的西安城,腊月的最后一场积雪还没彻底融化。

  上午9时许,保安老巩接到一个电话,小学同学“陈处长”说北京的“王总”回西安了,请大家晚上去长安的老李家喝酒。

  挂了电话,老巩一阵小激动,同时也有点尴尬。激动的是小学伙伴聚会喝酒还记得他,尴尬的是自己只是一个月收入不到两千元的小保安,参加这样的同学聚会是否合适?

  思索再三,老巩决定去。他在心里给自己打气说,无论别人怎么看自己,首先我自己要看得起自己。为了这次聚会,老巩专门换上了平时没多少机会穿的西装,临出门把皮鞋擦了又擦。

  这是一次阔别多年的小范围同学聚会,一共来了五个,除“陈处长”和王总、老巩外,还有当中学老师的老李、在西安郊县上班的“杨科长”。

  这顿酒喝得很尽兴,让老巩大感意外的是,桌子上的人都没有提及和各自工作有关的任何话题。这让老巩顿时感觉到身心无比的轻松。

  酒席散,北京回来的“王总”邀请大家去“易俗社”看秦腔。老巩只好说自己家里还有事,不得不先走一步。“王总”还想挽留,“陈处长”帮他打圆场说,老巩家里真的有事,就别为难他了!

  看到“陈处长”一行坐着轿车绝尘远去,躲在路边等公交的老巩鼻子酸酸的。但很快他安慰自己说,相比走路或骑自行车,有公交车坐也挺幸福。

  老巩说的“家里有事”其实是自己晚上7点要值班,当保安两年来,这个点到岗可谓“雷打不动”。从晚上7点到岗,一直到第二天早上7点下岗,老巩已经习惯这个昼伏夜出的作息规律。

  出生于1964年的老巩是渭南人。早年,他一直从事皮革手工业,2007年春天,老巩经熟人介绍到西安一工地看大门。

  2009年,老巩想换一份更合适的工作。他当时对新工作的定位是:工资和看大门差不多就行,每个月最好能休息几天,最好有食堂能解决吃饭问题。

  一个渭南老乡告诉他,西安曲江一高档社区招聘保安,月工资1800元,管食宿,每个月还可以休息四天。

  很快,老巩就到了新的工作岗位上班。这是西安曲江众多高档住宅社区中的一家,院内全是小高层,亭台楼阁、小桥流水。

  物业公司在距离小区10分钟路程的村子里有一家食堂,每天上班前或下班后,老巩就和其他保安一起去食堂吃免费的工作餐。住宿的地方则是在小区的地下室,仅4平方米。回到房间就必须拉换气扇,否则时间一久就会感觉心里堵得慌。

  狭窄的宿舍里摆了两张架子床,4个人分上下铺而睡,过道窄得仅能容一人侧身通过,尽头的简易桌上摆着一些碗盆灶具和几包已经拆开的方便面。

  工作一段时间后老巩发现,保安这个职业虽然琐碎繁杂,但要做好一名保安必须要做好两点,首先要记性好,大脑里要建立业主的档案;其次要腿脚勤快,只有这样才能赢得业主的认可,相互认可了也就好打交道了。

  梦想

  小保安也有“老板梦”

  小区里一位当了老板的业主,30岁以前一直在干保安

  老巩所在保安班隶属于小区物业管理公司,班长是他们二三十号人的“老大”。保安班有一辆喷写着“巡逻”字样的电动摩托,老巩说这是班长的“专车”。

  班长今年26岁,长得很秀气,众保安在背后都喊他“小四川”。

  “小四川”来西安做保安有5个年头了。这个出生于四川内江的农村小伙中专毕业,特别喜欢文学,尤其对陈忠实等人的作品爱不释手,所以西安一直是他梦想中的城市。

  2006年,“小四川”追随亲戚来西安做药品生意。后来由于一起医疗事故,亲戚的生意赔了个精光。2007年开始,无一技之长的“小四川”先后做过饭店服务员、保险推销员、业务员等职业,但都未能长久。后来,有熟人拉他去做传销,结果可想而知。

  在人生最灰暗的时候,经老乡介绍,“小四川”先是在西安南二环附近一家小区做保安,后来被当时的保安队长带到了曲江现在的物业公司。

  谈到这些年做保安的经历,“小四川”总结说待遇低、劳动强度大。

  和社会上许多行业一样,保安这个行业也讲究论资排辈。“小四川”回忆说,他刚开始做保安时,老保安经常把他当做丫环一样使唤,买烟倒茶更是家常便饭,最典型的是每次值班到后半夜,老保安就会对新来的保安说,你认真点待着,我去值班室迷糊一会儿。

  也是从那个时候起,“小四川”发誓自己将来成“老保安”后,一定不欺负新保安。

  在“小四川”的眼里,业主是一个很复杂的人群,且“好坏”两极分化很严重。“有的业主对我们这些保安特好,而有的业主横挑鼻子竖挑眼,随时都会给保安"找事"。”

  “小四川”认为,业主里有知识有文化的人和国家公职人员都比较友善,而生意人、尤其是一些暴发户小老板往往“特横”,总是摆出一副有钱人的架势。

  “小四川”回忆说,2011年秋天的一天,凌晨2点多,公司打电话给正在休息的他,说有业主投诉保安打人。他跑过去一问,原来是一位业主酒后开车下到车库后,把车没有停在自己的位子上。值班的保安让他停好车再离开,结果这个业主和保安大吵。其他几个保安闻讯过来劝说,结果业主就投诉说保安打人。后来多亏地下车库的监控摄像头证明保安没有动手,一场纠纷才化解。

  每月两千多一点的收入让“小四川”也曾动摇过,但后来一次和业主的谈话让他看到希望。

  那是2009年春节前的一个晚上,一位40多岁的男业主驾驶一辆宝马轿车在地下车库停车后,和“小四川”聊了聊。

  “小四川”对这位业主的印象不错,但只知道是一个小老板。聊天后才得知,这个业主30岁以前一直在当保安,后来自己逐步创业才有了今天。这让“小四川”内心无比激动,他最终留了下来。

  2011年春天,由于工作优秀认真,“小四川”被提拔做了保安班长。

  “小四川”告诉记者,2012年他有两个奋斗目标,一是回四川老家办婚礼;二是准备报考广播电视大学拿大专文凭。

  

相关热词搜索: 小故事

上一篇:扛起肩上的责任
下一篇:无悔的坚持

分享到: 收藏
评论排行